资讯导航
 
 
攻克技术难题 台山核电站青年闪耀“首堆气质”
作者:K彩    发布于:2019-05-09 06:53:54    文字:【】【】【
摘要:2012年,从武汉大学电气专业毕业后,朱小霞来到广东,成为台山核电站的一名电气调试工程师。 “选择来台山,是因为这里有国内第一台采用EPR三代技术的核电站,有搞头”。然而,令朱小霞没想到的是,等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充满艰辛和不确定的首堆之路。 作为中法能源领域最大的合作项目,位于广东台山

2012年,从武汉大学电气专业毕业后,朱小霞来到广东,成为台山核电站的一名电气调试工程师。

“选择来台山,是因为这里有国内第一台采用EPR三代技术的核电站,有搞头”。然而,令朱小霞没想到的是,等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充满艰辛和不确定的首堆之路。

作为中法能源领域最大的合作项目,位于广东台山市赤溪镇的台山核电站规划建设六台压水堆核电机组,一期工程引进EPR技术建设两台单机容量为175万千瓦的核电机组,这是目前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核电机组。其中,1号机组于2009年开工建设。

在台山核电站之前,同样采用EPR技术的芬兰奥尔基卢奥托核电站已于2005年开工,法国弗拉芒维尔核电站3号机组于2007年底开工,台山1号机组为全球开建的第三台EPR核电机组。

然而,在实际建设过程中,芬兰和法国的两台核电站都因为遇到困难而延期,这让台山核电站的建设者面临两种选择:是无限期的等待,还是成为全球首个建成的EPR核电机组。这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成功,则意味着三代核电技术方案在中国率先变成现实,但困难和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堆通常意味着不间断出现各种技术困难、巨额花费甚至延期带来巨大的损失。

反复权衡后,2012年下半年,中国广核集团决定将台山1号机组作为EPR首堆工程来推动。

作为世界上最复杂的工业系统之一,在核电站建设中,调试工作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需要验证机组所有性能满足法规和设计要求才能投入运行,对没有任何成熟经验可借鉴的首堆调试而言,难度可想而知。以电源切换为例,其试验历时长达3年,贯穿冷试、热试、装料、并网等重大节点,任何一个超出准则范围的问题都有可能造成试验失败。

在台山核电站,承担这项工作的调试团队有250人,平均年龄只有31.7岁,朱小霞,是其中唯一的女成员。

“我们不喜欢等,一旦遇到问题,大脑就会变得异常活跃,哪怕是已经工作到凌晨,只要这个问题搞不定,心里就像压了块石头。”朱小霞说。凭着一股“死磕”的劲头,她和团队成员自主化解了多项首堆调试技术难题。

负责电源切换试验的青年工程师颜旭回忆,在BAS103试验时,仪控系统的一个卡件的问题导致试验停工。为了搞清楚问题的原因,颜旭和几个试验人员找来卡件、风机、机组控制的相关资料进行分析、做模拟验证,一直工作到凌晨,他们找到了通过修改软件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第二天的会议中,法方设计部门给出了通过修改硬件的方式提高卡件优先级的方案。“这个方案需重新设计卡件,再到采购、运输、安装、调试,会直接导致BAS试验停工3个月,进而影响后续台山1号机的热试等重大节点的实现,而我们的方案只需要2~3天就可以搞定。”经过与会各方的探讨,最终,颜旭团队的方案得到认可。

作为首堆工程,2018年12月13日,台山核电一号机组成为全球首台具备商运条件的EPR三代核电机组。而作为EPR全球首堆工程的建设者,年轻的中国工程师还被派往法国和芬兰,参与当地的EPR项目建设,为其提供经验和技术支持。

31岁的常规岛仪控试验主管工程师尹亚华介绍,当时,他和首批受邀到芬兰项目的技术支持人员到达芬兰后,根据当地管理要求,需要进行包括芬兰法规、项目管理规定、工业安全、质保等方面内容的综合培训,培训老师曾向他们透露,一般情况下,只有40%的人能够一次性通过考试。

“当时我就想,我们都是经历过首堆考验的,要是连这种基本的培训都不能通过,那也太丢脸了。”于是,他们一行人自发成立学习班,晚饭后在餐厅,大家一个章节一个章节地讨论白天的培训内容,你一句我一句的不断补充,很快就理出了头绪。

最终,16名来自台山核电的年轻工程师一次性通过考核。

在首堆工程攻坚中,台山核电站的青年还创新性开发出一个秘密武器——三式学习法。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王跃青告诉记者,所谓三式学习,是通过挖掘基层员工的成功实践,把碎片式的经验升华成为可操作性概念和方法,再结合具体情境加以应用,进而解决更多的难题,这一学习方法在首堆攻坚面临大量不确定性和开创性工作时发挥了巨大作用。

受三式学习法启发,33岁的仪控部工程师杨亮在工作岗位上发现,很多核电设备的控制逻辑十分复杂,某一个环节出问题后需查询纸质文件,效率非常低。“能不能用自己软件方面的特长,编制一个能够快速查询的软件以解决其中的痛点?”花了3个月时间,杨亮编制出一个软件,使原本需耗时耗力的查询变得非常轻松。

得知他的创新成果,三式团队找到他,希望他能把自己的方法提炼出来分享给更多的人,在同事的共同努力下,带着修改了25个版本的PPT,杨亮最终站在了三式学习分享的舞台上,成为一名三式学习分享者。

如今,台山核电站已经有30多名学习分享者站在舞台上,除了十多场的内部分享,他们还通过连线的方式把自己的成果分享给国际同行,王跃青说,核电青年的三式学习就像核反应堆里的链式反应一样,一个启发一个,让青年员工有了主动探索、快速学习和应用的能力。

台山核电站的高级公关宣传主任孔源告诉记者,经历过首堆工程的洗礼,如今,台山核电的年轻人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首堆气质”,他们敢负责、有担当,善于在逆境中蹚出一条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0 企业形象系列成品网站演示